平方投票法:票票不等值的公平投票

#178

越來越多企業、政府機關開始思考如何將區塊鏈應用在各自領域。不過,當大家開始採用區塊鏈之後,誰能從中獲利?

Web 3.0 的商業模式

我曾將網路發展至今的歷史,區分為 Web 1.0、Web 2.0 和 Web 3.0。當時我在文章的結論說:「Web 3.0 還沒有明確的商業模式。」

有趣的是,創投公司 Fabric Ventures 最近在 Medium 上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Web 3.0 將會解鎖哪些商業模式?〉。文章有條理地列出不同區塊鏈專案的商業模式,我進一步歸納為以下三種:

1. 建立區塊鏈,並發行密碼貨幣

每種區塊鏈的誕生(例如 DEXON)都會伴隨著一種密碼貨幣(例如 DXN 幣)問世。若沒有密碼貨幣作為經濟誘因,區塊鏈就無法吸引礦工加入,協助維護安全。當區塊鏈有了安全性,才能吸引應用開發者加入,接著帶入使用者。只要越多人使用區塊鏈,市場對密碼貨幣的需求也會上升,最後帶動幣價上漲。早期的密碼貨幣持有者,才能因此獲利。

既然如此,「讓區塊鏈儘早普及」就成為早期密碼貨幣持有者的共同目標。有些人甚至還會跳出來成立企業,任務就是在特定區塊鏈上創造更多商業應用。

例如 Blockstream 是由知名密碼學家貝克(Adam Back)創立,他們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研發閃電網路(Lightning Network),藉此活絡比特幣區塊鏈的生態系。而 Consensys 則是由以太坊的共同創辦人盧賓(Joseph Lubin)創立,就像是以太坊應用的育成中心,知名的錢包 MetaMask 、數位身份應用 uPort 或區塊鏈媒體 Decrypt 都獲得 Consensys 的投資。

也就是說,有一批人是靠著比特幣、以太幣這種密碼貨幣的幣價上漲來獲利。

2. 在區塊鏈上建立商業應用

這可以大致分為兩種模式。

  1. 發行自己的代幣,並以挖礦建立平台型應用。雖然這群人也是靠著幣價上漲獲利,但有別於比特幣或以太幣挖礦是確保區塊鏈安全,這裡的挖礦工作都是有明確的商業價值。例如 Brave 瀏覽器發行 BAT 代幣,就是讓使用者以「看廣告挖礦」的方式,將廣告商的廣告費回饋給看廣告的使用者。使用者可以再把賺來的 BAT 代幣用來打賞內容創作者,藉此創造良性的內容生態系。或者秘銀的社交挖礦,是吸引使用者到他們的社交平台互動,創造一套類似 Instagram 的全新生態系。

  2. 建立遊戲或賭盤,直接向使用者收取密碼貨幣。例如謎戀貓用演算法發行獨一無二的數位收藏品,玩家必須支付以太幣購買。或者,FOMO 3D 則是從參與者的賭資中收服務費。

3. 為數位資產提供服務

既然有人建立區塊鏈並發行密碼貨幣,也有人建立商業應用並發行代幣,就必須有企業為大家管理這些數位資產。例如 Coinbase 交易所提供資產信託、法幣與密碼貨幣之間的兌換,或是 BitMEX 交易所提供數位資產的金融衍生品買賣。

不僅如此,最近的 IEO 則可以視為交易所為數位資產提供背書及一站式上架服務,未來的 STO 也可能是由交易所提供將實體資產代幣化(碎片化及全球化)的服務。

目前看起來,這些商業模式都不算新發明。只是將既有的舊商業模式,分別套用到全新的數位資產上。不過,轉型可望帶來新契機。就好像 Adobe 在轉型成訂閱制(SaaS)的新商業模式之前,是將軟體燒錄成光碟片,再鋪貨到通路,一套一套當硬體販售。直到 2012 年轉型,市值隨著訂閱收入一路上漲,至今已經超過 7 倍

從這個角度來看,Fabric Ventures 的這篇文章是整理 Web 3.0 套用舊商業模式的現況。但真正適合 Web 3.0 的新商業模式,很可能還沒被人們發掘出來。誰先找到適合的商業模式,誰就有機會像 Adobe 這樣一路成長。


平方投票法:票票不等值的公平投票

嗨,收到這封信代表你是區塊勢的免費讀者。今年 1 月區塊勢換過網站和金流系統,舊的系統從去年 12 月就完全停止扣款。若是訂閱到期,得麻煩你在新的系統重新訂閱。

若你喜歡區塊勢的文章或 podcast 專訪,我邀請你成為區塊勢的付費會員。每個月 240 元(年付 2,400 元)就能讓區塊勢投入更多資源,持續為你提供高品質的內容。

訂閱區塊勢

這篇討論的主題 —— 平方投票法 —— 不僅是近期剛出版的新書《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提到的概念之一,也是由行政院主辦的「總統盃黑客松」所採用的投票機制。

今天就是投票的第一天,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你可以實際地以「平方投票法」到總統盃黑客松投票頁面裡,選出自己最關心的提案。換句話說,這已經不是一套空泛的概念,而是實際出現在你我生活周遭的投票機制。


有別於人們習以為常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我將平方投票法稱為「票票不等值的公平投票」。它以全新的設計改良了既有投票規則的問題,這篇文章就是討論:

  1. 既有規則有什麼問題?

  2. 平方投票法如何運作?

社會必然影響科技的發展方向,反之,科技也會影響社會的運作模式。區塊鏈技術正帶動全球一股去中心化的潮流,人們開始思考如何下放目前掌握在中心化機構手上的權力。但如果未來不是中心化機構說了算,那社會該如何達成共識呢?投票。

絕大多數人都曾經參與過縣市首長或總統選舉。傳統的投票法是一人一票且票票等值,當我們同時要選里長、市議員和總統的時候,一人就會有三票。

但是,每個人關注的議題不一樣。像我自己比較少參加鄰里活動,都是在 YouTube 看議員問政的影片。因此,我對里長的競爭就很無感,但對市議員表現相對熟悉。相反的,有些長輩則是經常參與鄰里的公眾事務,卻幾乎不了解議會的運作方式。因此,他們對里長的選舉結果格外重視,但議員則是憑感覺投票。

投票方法有很多種,上述情況是現行投票制度造成的問題。因此,有人就開始思考在科技的幫忙之下,有沒有更好的投票法能解決目前的問題。而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是近年來新興的投票法之一,什麼是平方投票法?

數位政委唐鳳在 2019 年就曾錄了一段影片,介紹「總統盃黑客松」採取的平方投票法。

平方投票法是在 2013 年由微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 Glen Weyl,以及芝加哥大學統計學教授 Steven Lalley 共同發明。規則是讓每個人都有固定額度的「點數」,投一票只需 1 點,但如果要對同一個提案投兩票要花 4 點,投三票要 9 點,以此類推。也就是付出的點數,是票數的平方。

假設台灣舉辦一場九合一選舉,人人都有 9 點。我可以選擇對九位候選人各投 1 票,或是對我最熟悉的候選人連續投 3 票。兩者都會把點數用光,但我實際投出去的票數卻不同。於是,大家就得思考該如何「配票」。

規則很簡單,但背後代表的意涵則非常深遠。平方投票法讓人們在選舉時,可以表達自己對某些議題的重視程度。例如我就可能把 3 票都投給自己支持的市議員,但完全不投里長。或者,對各種公共議題都有所涉獵的選民,可能就會將 9 點分散使用。最終的投票結果,就可以同時看出選民喜歡哪組候選人以及對哪些議題更為重視。

若將這套投票規則套用在黑客松,就更能看出其中的好處。

目前總統盃黑客松已經有數百組不同的提案,有人想解決假新聞的問題、有人想解決防疫下的個資隱私問題,也有人想嘗試運用區塊鏈打造智慧電網及數位投票系統。多數人對於這些議題可能都了解不深,若採取一人一票的做法,大家只會投給自己最喜歡或最熟悉的選項。

相較之下,若採取平方投票法則有機會讓人們除了表達喜好之外也表達重視程度,這就有機會讓一些潛在的議題浮出檯面。

不只實體世界有許多問題有待人們共同表決,數位世界的治理更加不成熟,需要表決的範圍更加廣泛。

例如以太坊(Ethereum)是高度仰賴社群共識的區塊鏈之一。若未來社群中,一下有人提議改進技術架構,一下有人提議改進經濟模型,偏偏參與投票的每個人也不可能什麼都懂。這不就像是剛剛總統盃黑客松遇到的情形嗎?

總統盃黑客松採取平方投票法,可以視為未來數位治理的一場實驗。尤其在疫情過後,人們勢必更仰賴數位協作。而台灣政府積極地將全球最先進的數位治理機制帶進人們的日常生活,是值得大家驕傲的事。因此,平方投票法的發明者、以太坊創辦人也都紛紛錄影片表達支持。


  • 法務部調查局將證物的數位指紋上傳到以太坊,方便法官、檢察官驗證數位證物完整性 ?
    這項應用的關鍵在於,調查局是否能帶動法官、檢察官認識區塊鏈,進而採信以此方法保全的數位證物。此外,區塊鏈不僅能促進司法體系內部的資訊流通,跨國的數位證物也能藉此傳遞。相較於各國央行在數位貨幣上的協作,各國司法單位透過區塊鏈傳遞數位證物的可行性高很多。

  • Bitfinex 交易所勾結 USDT 發行公司 Tether,挪用 8.5 億美金掩蓋交易所損失 ?
    顯見人們不該期待中心化機構自律,而只能透過政府監管(例如 USDC)或交給演算法(例如 MakerDAO)的他律。

  • 在瀏覽器上安裝附加元件,就能以比特幣在亞馬遜網站購物 ?
    現在能花比特幣的地方非常多,收 VISA 卡的店家都行。他們的共同特色是透過服務商居中將比特幣換成法幣。之前我曾說過,普及 = 低門檻 + 有誘因。既然使用的門檻已經夠低,人們仍不以比特幣支付的原因,就只剩價格浮動且缺乏使用誘因(優惠)。

訂閱區塊勢

謝謝你留下 email 成為區塊勢的免費讀者。多數媒體主要獲利來源是廣告,而相關廠商往往就是廣告主,這不利於媒體揭露真相。區塊勢採訂閱制,專心服務支持區塊勢的讀者。正是因為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獨立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