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 隱私瀏覽器:以注意力代幣獎勵用戶,取代 Chrome 的新選擇

#276

每週二、三、四區塊勢都會出刊新內容,最近我也以 Notion 整理了區塊勢的文章列表podcast 列表,方便你隨時查閱最新內容。區塊勢採訂閱制,專心服務支持區塊勢的讀者。正是因為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獨立作業。

查看訂閱方案

越來越多人重視數位隱私,卻沒有一套好用的工具能立即上手。有的人上網時習慣使用「無痕模式」,讓自己感覺不那麼赤裸,但其實效果有限。

Chrome 瀏覽器窺探人們的上網隱私,取得使用者的喜好,再據此提供精準的廣告投放服務賺錢。不過也有瀏覽器主打隱私 —— Brave

我在 2018 年初就介紹過 Brave。它藉由發行 BAT 幣,創造出兼顧隱私與廣告的新商業模式。雖然願景很吸引人,但當時才剛推出不久的 Brave 不僅功能陽春,使用者體驗也不好。我用了一段時間之後,還是選擇回到 Chrome 的懷抱。

2019 年底 Brave 瀏覽器正式推出 1.0 版本,大幅改善了使用者體驗,讓人們開始「看廣告賺幣」。目前 Brave 的全球月活躍用戶數已經達到 1,500 萬人,我身邊也有越來越多注重隱私(或是想體驗賺幣)的朋友選擇「棄 Chrome 投 Brave」。只不過,多數人對 Brave 的運作都是一知半解。

這篇文章是替正在考慮換瀏覽器的使用者,說明 Brave 是如何藉由 BAT 幣和內建的廣告阻擋器,創造出一套兼顧隱私(使用者)與獲利(廣告商)的新商業模式。

注意力經濟

Brave 瀏覽器的創辦人 Brendan Eich 同時也是程式語言 JavaScript 的發明者,他在 Twitter 上有一段經典名言

誰掌握了你的注意力?誰在追蹤你的上網紀錄?而誰又藉此獲得報酬?

如果不是你,那麼你就是「商品」。是時候該從你「支付」的注意力中,獲得應有的回報了。

上網不是免費,只是「付費」的流程比較曲折而已。

網站上的所有內容,背後都是創作者的心血。不論內容品質,創作者不是做義工。但網路上的支付成本(包含心理成本)太高,若要讀者付費,人們得先拿出信用卡、輸入卡號、收驗證碼才能完成交易。既然使用者那麼懶惰,商人就得想出別的方法。

與其指望讀者克服萬難也要付費(除非內容夠好),大多數網站經營者選擇變賣讀者的注意力,開始接受企業刊登廣告。讀者看到廣告的同時,就等同是以注意力付費。雖然讀者要額外花時間點擊廣告右上角的「 X 」才能繼續閱讀,但總比從錢包掏出信用卡容易多了。

將注意力經濟發展推到極致,「監視器」必然會無所不在。為了推播最個人化的廣告,Google 先是透過搜尋引擎掌握每個人的喜好,接著推出 Chrome 瀏覽器、Pixel 手機、智慧音箱,更全面地追蹤你的一舉一動。這時候人們才注意到,就連放在桌上的手機也會開始「偷聽」你在日常生活中的對話紀錄,再推送相關廣告給你。

雖然這個「偷聽」多是商業用途,也有人享受「被偷聽」所帶來的便利。但難保不會被有心人竊取。雖然多數人都不想犧牲隱私,但也未必想為每則內容付費,因此注意力經濟蓬勃發展。直到區塊鏈造出另一套可行方案。

Brave 創造代幣經濟

Brave 承諾用戶不靠販售其注意力賺錢,將所有資料留在本機端(使用者感受不出來)。Brave 瀏覽器內建廣告阻擋器(Shields),將多數瀏覽器賴以為生的「注意力經濟」拒於門外,取而代之的是「代幣經濟」(Brave Rewards),以維持營運。

首先,Brave 透過以太坊區塊鏈(Ethereum)發行注意力代幣(BAT 幣)。接著,Brave 在使用者、廣告商之間建立 BAT 幣的使用情境。對使用者來說,有以下 3 種方式可以賺到 BAT 幣:

  1. 看廣告

  2. 成為創作者

  3. 推薦獎勵(推薦他人下載瀏覽器)

Brave 瀏覽器和 Google、Facebook 相同,都接受企業付費投放廣告。不同的是,這些廣告不會出現在人們瀏覽的網頁中。而是當你「開新分頁」的時候廣告就會出現,或是會以「推播通知」的方式呈現。

Brave 刻意將廣告與網頁內容分開,避免人們誤會 Brave 瀏覽器只是另一個 Chrome。每當使用者看到廣告的同時,就能獲得廣告費的 70% 當成注意力回饋,另外 30% 則用來維持 Brave 瀏覽器的營運。這就和 Google 直接將廣告費收入全部納為己有完全不同。

每個月底 Brave 瀏覽器會將人們當月看廣告的收益,以 BAT 幣的形式支付到瀏覽器內建的錢包裡。人們可以用這筆錢,打賞給特定網站(WordPress、YouTube 皆可),或是用來購買商城內的商品及服務(尚未開通),但不能直接領出現金。換句話說,沒有人能在家躺著看廣告就發大財,必須將 BAT 幣繼續投入 Brave 的生態系中。這套「無法出金」的設計,杜絕了想作弊的使用者。

但 BAT 幣並非完全無法提領。只要申請成為 Brave 認證的創作者(其實就是開一個錢包),Brave 瀏覽器就會衡量讀者貢獻注意力的多寡(例如時間),替讀者從錢包裡支付一筆 BAT 幣給網站經營者。這筆 BAT 幣可以直接領出來或換成美金,效果等同於在 Matters 上寫文章賺讚賞幣

有別於讚賞鍵是將「拍手」和「支付」結合,讓人們輕鬆地打賞創作者。Brave 瀏覽器則是將「注意力」與「支付」結合,讓人們在瀏覽網站的同時就在付費。後者更加「無縫」。

讀者可以自行設定每月的支付金額上限,或是拒絕支付特定網站,但這套機制等於是讓讀者可以直接從廣告中受益,並進一步將收益回饋給網站經營者。透過 Brave 下廣告的企業越多,Brave 瀏覽器的使用者就可以在上網的同時賺到更多 BAT 幣,間接讓網站經營者得以獲得額外收益(但仍無法當飯吃)。

Brave 瀏覽器的使用者是誰,直接決定了哪些企業會花錢買下廣告版位。我自己常在看區塊鏈相關的內容,因此在 Brave 上收到的廣告都是以加密貨幣的資產服務商為主,例如 MCO Visa 卡背後的 Crypto.com 公司,或是提供加密貨幣投資的平台 BlockFi。實際上,每個人收到的廣告各不相同。

根據 Brave 公佈的資訊,現在就連 Intel 和 Booking.com 也都成為廣告主。隨著未來的用戶數越多、族群多元,還能吸引更多企業出資買廣告,逐漸形成蓬勃的代幣經濟生態系。正當 Brave 還在摸索更多新商業模式時,卻一個不小心踩到了使用者的地雷。

自動填寫推薦碼

最近 Brave 被用戶發現,它們運用瀏覽器內建的「自動填寫」功能,私自在網址中加入自己的推薦代碼:

隱私瀏覽器 Brave 透過自動填寫功能,將網址內容修改成附加推薦碼的連結,進而賺得推薦獎勵。這與該公司長期遵循的「選擇加入」(opt-in)原則背道而馳,Brave 從來沒向用戶們詢問是否要被修改網址。

每個瀏覽器裡都有「自動填寫」功能。假如你曾經在網址列上輸入「instagram.com」,瀏覽器就會記得。未來每當你輸入「insta」的時候,瀏覽器就會自動替你帶出「instagram.com」的完整網址。這本來是個很方便的功能,但 Brave 卻把它用在填寫自己的推薦碼上。

當人們在網址列輸入幣安交易所的網址「binance.com」的時候,Brave 瀏覽器會自動帶出「binance.com/?ref=39346846」。後方這一串代碼,其實就是在告訴幣安:「這位使用者來自 Brave 瀏覽器」。

Brave 就可以據此與幣安共享商業利潤,例如定額介紹費或是交易手續費的分潤。類似的情況,還出現在使用者輸入以下連結的時候:

  • binance.us

  • binance.com

  • coinbase.com/join

  • ledger.com/pages/ledger-nano-x

  • trezor.io/product/trezor-one-metallic

幣安、Coinbase 都是全球頂尖的交易所,而 Ledger 和 Trezor 則是全球最多人使用的兩家硬體錢包製造商。各自有不同形式的推薦獎勵,我們無從得知它們各自談了什麼推薦獎勵。但 Brave 卻沒有讓用戶們雨露均霑,令人失望(誤)。

Brave 創辦人 Brendan Eich 很快就出面承認錯誤

Brave 並沒有洩漏使用者的資料給這些公司(只是企業知道用戶來自 Brave?)。但「自動填寫」的功能確實不該被錯誤地使用在這個地方,對此他深感抱歉並承諾會移除這項功能。

我個人並不覺得這是隱私醜聞,但 Brave 確實可以做得更好。

例如預設不自動填寫推薦碼,但若用戶知情同意的話,Brave 就會自動帶入推薦碼,並與用戶分享利潤。甚至,我相當樂見 Brave 瀏覽器跟 LINE 購物或 ShopBack 合作。使用者可以自行決定要帶入誰的連結,藉此增加 Brave 和使用者的收入。賺得的部分回饋,還可以用來支付給自己常閱讀的網站、創作者,壯大注意力代幣生態系。

當然我也可以理解,很多 Brave 的早期用戶是衝著「隱私」而來的技客(geek)。對 Brave 的期待很高,更無法接受這種沒有先「打聲招呼」就直接賣掉人們應得利潤的作法。

隱私是「選擇性揭露」的權力。好的瀏覽器應該要方便人們選擇各自的隱私偏好,而不是替使用者做決定。既不能強制揭露也不該完全遮蔽,過猶不及。


若你喜歡這篇文章,何不試著訂閱看看呢?訂閱後的 30 天內,隨時都可以透過個人的帳戶頁面無理由全額退費,歡迎多多使用。

查看訂閱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