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收藏品(NFT)新商機:粉絲經濟與 C2C 的租車市場

#306

嗨,早!

這週四適逢中秋連假,區塊勢停刊一次。也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另外,會員小聚將在 10/24(六)下午 1 點在台北舉辦,點此報名。進入正題。

最近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討論熱度稍減,「來得快去得快」是幣圈的一貫風格。反倒是有越來越多人將注意力轉向新話題 —— 數位收藏品(Non Fungible Token)。雖然我認為這個市場尚未成熟,但不妨藉此討論潛在商機。

矛盾的概念

如果說以區塊鏈發行的錢是「數位現金」的話,那麼以區塊鏈發行的收藏品就是「數位真跡」。聽起來很新潮,但它本質上與迪士尼或 NBA 賣的周邊商品沒什麼不同。每份商品都是限量且獨一無二,只有實體和數位的差異。

「數位真跡」挑戰人們對收藏品的既定印象 —— 不僅實體商品可以限量發行,數位商品也可以。但要人們改變觀念並不容易。畢竟現在大家都很習慣手機相片(數位)就是用來記錄,而拍立得相片(紙本)則是用來紀念。對不少人來說,數位收藏品是個矛盾的詞彙。

話雖如此,不少知名企業都曾推出數位收藏品。包含微軟在以太坊上發行 Azure Heros 獎章、幣安交易所則出版紀念日徽章,就連奧地利郵局也連續第二年販售鏈上郵票

奧地利的鏈上郵票是由數位、紙本郵票共同組成。數位版的郵票是限量收藏品,而紙本版的郵票則可以用來寄信。這就是數位的紀念商品。

這股數位收藏品的風潮,起源於 2017 年席捲以太坊社群的謎戀貓卡牌遊戲(CryptoKitties)。

謎戀貓

這款遊戲讓兩隻電子貓可以相互配對,隨機地生下帶有父母「血統」的小貓。只要小貓長得夠吸睛,馬上就會被買主以高價購入。於是,人們開始爭相用以太幣購買可愛或是具有特殊血統的貓回家當「招財貓」。

在謎戀貓狂熱的高峰期,每隻貓的平均價格是 0.45 顆以太幣,換算當時幣價約為 5,800 元台幣,這還不含當時也很貴的交易手續費。現在回頭看,大概會覺得那些買家太不理性了。

網路上相關的討論分析很多,但我認為數位收藏品賣場 OpenSea 執行長 Devin Finzer 的歸納最簡單明瞭。他將謎戀貓的狂熱歸因於投機性、故事性兩大原因:

投機性:謎戀貓的繁殖和交易機制創造了清晰的獲利途徑:買貓、繁殖、易主,或是直接買入一隻稀有貓待價而沽。只要有新用戶加入,貓的價格就會上漲。

故事性:花 1,000 美金買電子貓是相當荒謬的事,因此能引起媒體關注。此外,以太坊當時被貓「堵住」又是另一套有趣的故事。人們為了取得貓,不僅願意以天價購買,還心甘情願地支付高昂手續費急切地入手。這最終導致了「謎戀貓泡沫」。

從那次之後,投資者逐漸對這些「套路」免疫。這使得多數的數位收藏品在拍賣市場上,總是有行無市。但我反而認為這才是正常現象。

粉絲經濟

以幣安發行的紀念日徽章為例。每一枚數位徽章的設計,都是由幣安 logo 以及紀念日這兩大元素構成。在 OpenSea 上面共有近 6 萬件商品,拍賣價格從 10 元到 30 萬元都有。由此可見,大家對這些徽章該值多少錢不太有概念。不妨來猜猜下面這個幣安徽章值多少錢?

拍賣價 30 萬台幣。

大家可能對數位徽章比較陌生,但如果將它換成實體徽章並把 logo 換成星巴克,或許大家對徽章的價格就比較有概念了。大概是幾百元吧?

星巴克的周邊商品賣得不錯,是因為品牌背後指涉了一種生活品味。相對之下,交易所的品牌是建立在交易量與安全性。投資者選擇幣安,未必是深刻了解幣安背後所代表的精神或文化。

幣安雖然有很多顧客,但未必都能轉化成粉絲。顧客只能貢獻營收,但粉絲還會進一步替品牌宣傳,甚至成為客服義工。偏偏收藏品做的是粉絲生意,只有粉絲願意承擔品牌溢價。如果品牌的顧客遠多於粉絲,推出的收藏品當然就會被丟到市場上變現,而沒人真的想「收藏」。

除此之外,數位收藏品遲遲未受關注的另一項主因是缺乏炫耀場景。

星巴克的金卡有蒐藏價值,轉成數位卡片之後,難免讓人有些失落。數位徽章也有類似的問題。實體徽章還可以別在背包上,彰顯個人品味。但數位徽章卻只能躺在手機的錢包裡,無處展示。

不過換個角度想,只要能讓數位收藏品也有炫耀的場景就行了。

你或許還記得,早期在臉書發貼文的時候會顯示出自己的手機型號。當時我身邊就有朋友願意為了「sent from iPhone」而花大錢買新手機。或許幣安也可以與 Telegram 合作,讓用戶發言的時候出現「sent by Binance trader」或是幣安小圖標。

該如何整合數位收藏品與日常生活的應用場景,是相當有潛力的創業題目。現在買 LINE 熊大貼圖的人,應該遠多於買熊大實體商品的人。如果未來人們可以在閒聊對話中,隨手使用一組全球限量發行的韓星(或唐老鴨)貼圖,說不定就會有趣一些?

數位收藏品發行商得和擁有粉絲號召力的品牌、網紅或 IP 通力合作,才有機會引來搶購熱潮。

除了發行數位收藏品之外,未來區塊鏈或許還能用來發行同樣講求獨一無二特性的數位車鑰匙,讓共享經濟發展得更加蓬勃。

共享經濟

不用靠區塊鏈,現在 iPhone 和 Apple Watch 已經可以當成汽車鑰匙了。它讓借車就像是發送會議邀請一樣簡單,不必再跟朋友約時間面交鑰匙。

根據蘋果敘述

有些汽車製造商提供使用數位汽車鑰匙來控制汽車的選項。如果您的汽車可相容,您便能在 iPhone 的「錢包」App 中加入汽車鑰匙。透過「錢包」中的汽車鑰匙,您可以使用 iPhone 或 Apple Watch 來解鎖及啟動汽車,只要將裝置靠近特定位置即可。您也可以使用「錢包」App 來與其他人共享汽車鑰匙。

可惜的是,如果借車的朋友拿的是 Android 手機,恐怕就無法透過網路借還車了。這是數位車鑰匙缺乏標準規格的結果。

理想情況是,汽車鑰匙也該像是 PDF 文件或是 JPG 圖片一樣都有標準規格,無論是在 Android 或是 iPhone 手機都可以打得開。這樣在借車之前也不用事先確認對方的手機型號,跨生態系才能發揮數位鑰匙的共享潛力。

但誰來制定規格?

目前數位收藏品已經有 ERC-721 這個通用的標準規格。無論人們持有的是哪款手機、使用的是什麼錢包,都可以接收符合 ERC-721 這個規格的數位物品。就像是寄 email 或是比特幣轉帳一樣。

若蘋果、Google 和汽車廠商願意採用同一套規格,實體鑰匙才會逐漸地被數位鑰匙淘汰。當鑰匙數位化之後,人們不僅可以向 iRent、WeMo 或 GoShare 租車,也可以反過來,在上班時貢獻自己的車進入車網供他人租用,替自己賺取額外收入。

換句話說,這些共享機車平台不僅可以做 B2C 的生意,也可以將業務拓展到 C2C 的租車市場。將數位鑰匙套用在 Airbnb 租房,也能讓房客不必再從鞋櫃裡找鑰匙,而是可以改用手機開門。

回頭來看,這些「未來」要能成真的前提,很大一部分仰賴於場景是否能夠支援數位資產。收藏品要有地方被看見,球星卡牌要能在遊戲裡解鎖特殊技能,鑰匙則要能和錢包、車商互通。而區塊鏈只是方便人們創造數位稀缺的技術而已,無法解決商業問題。

就像是 2009 年比特幣橫空出世,雖然有了資產卻沒有買賣市場,終究只能吸引技術狂熱份子加入。我相信數位收藏品當前的發展,已經過了比特幣的「Pizza Day」階段,至少曾經有人願意花大錢買貓。就像比特幣持有者總會期待更多商家開始接受加密貨幣支付,現在數位收藏品仍然缺乏活絡的供需市場。

雖然暫時還沒看到大規模普及的曙光,但它可望讓粉絲經濟、共享經濟變得更加有趣。

Share

若你想查閱區塊勢過往的出刊內容,可以參考文章列表。直接使用列表內的搜尋輸入關鍵字(例如公開、DeFi、數位新台幣),或是按編號、日期都能找到你要的內容。此外,也請大家推薦區塊勢給身邊的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