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EOS 被稱作以太坊殺手?

#56

14 分鐘閱讀

下週一是端午節連假,因為我的工作時程是出刊的前一天,所以下週二停刊一次。

EOS 是目前 CoinMarketCap 市值排名第 5 大的區塊鏈,最近它的新聞越來越多,但是報導內容通常充滿各種陌生的新名詞,非常難懂。

今天我用一篇文章,簡要的告訴你 EOS 是怎麼來的,以及它有什麼特別之處。


區塊勢過去主要討論比特幣(Bitcoin)、以太坊(Ethereum)這兩個區塊鏈,前者是最原始的轉帳系統,後者是用區塊鏈打造的應用平台。越了解這兩個區塊鏈,就越能夠看清楚區塊鏈產業的主流發展。

EOS 的定位和以太坊非常相似,是個挑戰者。

它們都是用區塊鏈打造的應用平台,讓軟體工程師能將智慧合約放到平台上運行。但是兩者在規格上有許多不同之處,所以你常會聽到有人說 EOS 是以太坊殺手,或是被冠上「區塊鏈 3.0」的封號。(按:普遍認為比特幣代表區塊鏈 1.0,以太坊代表區塊鏈 2.0)

我們上週剛討論過,許多區塊鏈最近正準備上線,但效能還沒經過實際測試。所以這些說法更像是行銷用詞,就像是有人號稱「信義區林書豪」來吸引目光,但真正球技如何,上場比賽才知道。至於誰是區塊鏈 3.0,其實有不少人在爭搶

不過,負責開發 EOS 的核心人物 Daniel Larimer 是區塊鏈領域的老將。

區塊鏈領域的連續創業者

Daniel Larimer 目前是 Block.one 這間公司的技術長,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開發 EOS。在這之前,他先在 2014 年創辦了去中心化交易所 Bitshares。到了 2016 年,他又與另外幾個人共同創辦 Steemit 這個建構在區塊鏈上的社群平台。

這三個區塊鏈專案的共同特色是都有發行密碼貨幣(cryptocurrency),從市值來看 EOS 是第 5 名、Steem 是第 33 名,Bitshares 是第 35 名。而 Daniel Larimer 是這三個專案裡的核心人物,所以他是區塊鏈領域很有代表性的意見領袖。但是,先別急著把他神格化。

如果從傳統由上而下的企業治理來看這個排名,他的地位肯定是個區塊鏈領域內的教父。但是,我們之前討論過區塊鏈的發展往往是由下而上的推動技術進展。就像中本聰可以在 2009 年丟下比特幣這套轉帳系統就神隱,比特幣在幾年之後意外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金錢,除了中本聰當初的設計值得讚賞之外,還得仰賴社群開發者的持續貢獻。

另外,我們也討論過區塊鏈領域的幣價高低,與產品是否有競爭力不一定有絕對關係,有時候可能只是因為它出現得早。例如使用比特幣(Bitcoin)轉帳不一定比用萊特幣(Litecoin)快,但是比特幣市值比萊特幣高多了。

所以,市值只能看個大概,實際上還是得看專案有多少實用性。幣的實用性是開發團隊進行 ICO 募資的時候,必須強調的重點。這樣才能說服投資者,為什麼應該投資這個幣,而不是其他成千上萬種。

EOS 最大的特色是募資期長達 1 年,從去年 6 月底募到這個月初才剛結束。當初 EOS 團隊沒有訂 ICO 的募資上限,所以他們總共募到相當於 40 億美金的以太幣(ETH),是 4 頭獨角獸(按: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的未上市企業)的規模。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 EOS 拿到這麼多錢,到底想做什麼?

區塊鏈的三難抉擇

目前以太坊的弱點之一就是交易速度慢,或稱為規模化(scalability)問題。現在以太坊每秒大約是 10 到 15 筆交易(Transactions Per Second,TPS),有一款去年底剛推出的區塊鏈遊戲謎戀貓(CryptoKitties),上線沒多久就讓以太坊癱瘓了。

之前我們說過區塊鏈面臨的是一個安全性、規模化與去中心化的三難抉擇困境,三者很難同時兼顧,決策者必須做出選擇。例如私有區塊鏈(private blockchain)就是選擇犧牲去中心化的特性來換取處理效率,只有獲得邀請的人才能加入他們的區塊鏈小圈圈。

以太坊則是企圖用分片技術(sharding)雷電網路(Raiden Network)及 Plasma 盡可能兼顧三者。不過 EOS 就沒有這麼堅持要三者兼顧,EOS 打從一開始就以「可規模化」和「使用者體驗」為第一優先,而「去中心化」是可以被妥協的。

換句話說,以太坊是希望用更多新技術挑戰目前產業碰到的困境,屬於理想派。而 EOS 則是選擇妥協一部分的去中心化特性,讓使用者有更好的體驗,屬於實用派。前者需要更多時間研究、開發,後者可以滿足業界的短期需求,兩者各有所長。

EOS 用選舉制讓交易變快

EOS 的第一個特色,是選擇代理權益證明(Delegated Proof of Stake,DPoS)的共識機制。這是 Daniel Larimer 在 2013 年為了改善 Bitshares 運作效率,所提出來的新概念。DPoS 之後也應用在 Steemit 上,現在再應用到 EOS,是 Daniel Larimer 慣用且不斷迭代的共識機制。

最近我們分別討論過工作量證明(Proof of Work)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是讓擁有電腦運算能力、持有幣的人能夠參與交易的驗證工作。一個或多個礦工組成一個區塊鏈上的節點,讓以太坊在全球有將近 17,000 個節點(nodes)。

每一筆交易最終都得跟這些節點達成共識,才會被寫到區塊鏈上。這確保了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特性,但也是交易速度緩慢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對之下,DPoS 就像是民意代表的選舉制度,由持有 EOS 幣的人投票,選出 21 個超級節點(block producers)負責製作區塊。兩者人數相差 800 倍,當然運作效率高得多。所以,EOS 號稱的處理速度是每秒 1,000 到 6,000 筆交易。

那麼,成為這 21 個超級節點有什麼好處嗎?金錢與權力。

這些獲選的 21 個超級節點,產生區塊的時候可以獲得 EOS 新發行的 EOS 幣作為獎勵,就像礦工獲得挖礦獎勵一樣。有人算過這些區塊獎勵的價值約每天 25 萬台幣,因此吸引 200 個團隊參與競選,多數來自中國。另外,他們就像是主宰 EOS 未來發展方向的民意代表,在社群上的發言聲量會比較大。

參與超級節點競選的團隊,多數來自中國 /圖片來源

另外,選舉的重點當然是看候選人對未來的願景規劃,所以各自會推出未來藍圖(roadmap)來吸引選票。

只不過,有選舉就有賄選。有許多候選人會承諾未來將把一部分 EOS 幣分給投票給他的人,這就是買票。因此,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曾撰文批評EOS 的 DPoS 投票機制有賄選的問題。當然,EOS 也為自己辯駁有防止賄選的機制。

不過,我認為這種投票沒有賄選才奇怪。我之前說過,金錢誘因是所有人參與區塊鏈的首要驅動力,對於其他不是 21 個超級節點以外的人,他們投票當然是為了獲利。沒有獲利,就沒人投給候選人。

因此,最近的新聞分別是圍繞募資成功誰宣布參選投票流程太複雜以及 EOS 究竟上線了沒,這四個面向討論。至於投票的造勢宣傳活動,都是在 Steemit 這個社群平台上,所以只有候選人、EOS 的持有者會特別關注。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這些新聞既難懂又無感。

因此,如果你最近也在煩惱看不懂 EOS 的消息,有兩個好消息告訴你。一個是目前跟多數人關係不大,另一個是區塊勢會開始替你關注,並告訴你 EOS 還有哪些創新之處。

EOS 除了 DPoS 這種民意代表的選舉制度之外,另一個特色是讓大家免費使用 DApp。

使用者免費

目前以太坊採取使用者付費的模式,我要使用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應用,除了得支付應用的代幣(token)之外,還得支付驅動以太坊運作的以太幣(ETH)給礦工。換句話說,做一件事得準備兩種幣。

不過,這也是推升以太幣價值的主要驅動力。只要以太坊上的應用非常熱門,大家都得持有以太幣才能付費使用。以太幣的需求上升,進而推動幣價。但是,這種使用者付費的模式,對多數使用者來說非常不方便。

EOS 打破這個設計,改依據持有 EOS 幣的數量多寡,分配在 EOS 上可使用資源的比例。假設你擁有全球 1% 的 EOS 代幣,你除了可以像上一段憑這些 EOS 幣來投票,也可以使用 EOS 全網 1% 的頻寬、運算及儲存資源。所以只要有 EOS 幣,就能使用 EOS 的服務,不須支付手續費, 開發者也不用額外支付代幣。

這和以太幣是消耗品的規則完全不同,EOS 更像是使用權的憑證。因此動作比較快的人,就已經開始思考怎麼在 EOS 平台上提供 EOS 幣的租賃服務,在自己用不到 EOS 資源的時候把 EOS 幣租給其他有需要的人,有點像 Bitfinex 交易所提供的 P2P 貸款服務。

總結來看,如果說區塊鏈領域還在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EOS 就是早期的早期。有很多的討論都才剛開始,也有很多新的概念、作法可以拿來與我們比較熟悉的以太坊對比。

但可以確定的是,新東西總是會招來批評也會有許多漏洞有待改善,但新的嘗試總是值得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