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測試數位新台幣

  
0:00
-15:09

#230

上個月央行報告和我都說發行數位新台幣沒有急迫性,但打臉的事總是來得特別快。誰也沒想到事隔一個月央行總裁再度公開表示,央行正在研究與測試數位新台幣,顯見其積極程度且相當具有象徵意義。但這一計回馬槍,也殺得金管會、財金公司這兩個隊友們手忙腳亂。他們就像是默契不足的三人四腳隊友,雖然有共同目標卻跑起來相當彆扭。

上週央行總裁楊金龍參加財金公司年會時指出,央行數位貨幣(數位新台幣)可能成為零售支付的最後一哩路。這並不是央行要跨足行動支付,而是數位新台幣的時代即將來臨。

什麼是數位新台幣?

央行直接發行的數位貨幣。

我引用下方這張央行總裁的投影片,來解釋什麼是數位新台幣。圖中右上角橘色的那群人,就代表你我。而指向我們的灰色、藍色和綠色三個箭頭,則分別代表人們持有的三種不同貨幣,分別是中央銀行貨幣(鈔票零錢)、商業銀行貨幣(銀行存款)和電子貨幣(錢包餘額)。

圖:中央銀行

沒錯,是三種。雖然對使用者來說三者都是新台幣,但在金融體系中三者卻截然不同。

現金屬於中央銀行貨幣,由央行直接負責。銀行帳戶內的存款屬於商業銀行貨幣,由商業銀行負責。而 LINE Pay 和街口支付內的餘額則屬於電子貨幣,由電子支付機構負責。三種貨幣的差異,除了實體和數位形式不同,最重要的是發行方的風險高低不同。

央行總裁用「債」的概念來說明他們之間的差異:

貨幣代表不同發行者的債務。雖然中央銀行貨幣、商業銀行貨幣、電子貨幣都是以新台幣計價且可交互使用,但仍略存差異。主要是商業銀行貨幣及電子貨幣持有者,仍面對發行者可能倒閉而無法完全獲得償付之信用風險。

簡單來說,人們持有的鈔票可以看成是央行欠你的債據。當我們拿鈔票買東西換得商品時,等於是把債據轉讓給其他人,最終由中央銀行來償還這些債。以此類推,銀行帳戶餘額則是商業銀行欠你的債,LINE 錢包餘額則是 LINE 欠你的債。

債據的價值高低,取決於發債機構倒閉的風險。央行倒閉的風險最低,所以央行發行的債據(紙鈔硬幣)的價值最高。LINE 倒閉的風險比央行或銀行都高,所以這筆債(錢包餘額)的價值最低。銀行的倒閉風險則介於兩者之間,這筆債(銀行存款)的價值也介於兩者之間。

什麼是數位新台幣?過去央行只有發行紙鈔硬幣等實體的債據給一般民眾。民眾持有的數位債據都是由商業銀行(銀行存款)、電子支付機構(錢包餘額)所發行,但現在央行也要跳出來自己發行數位債據 —— 數位新台幣。

數位新台幣不需要綁定在特定錢包,可以跨多種錢包流通。這就是與 LINE Pay 最大的不同。其實以區塊鏈發行的密碼貨幣都具有這個特性。因此,我相信區塊鏈會是發行數位新台幣的待選技術之一。

地位及用途等同現金

店家可以不提供銀行轉帳、不收 LINE Pay,卻不能拒收央行發行的紙鈔,這是法律規定。若未來央行發行數位新台幣,理論上也得比照紙鈔辦理,店家不能拒收。

中國行動支付蓬勃發展,曾有店家因為只提供支付寶、微信付帳卻不能以現金付帳,而遭政府開罰。最近中國宣佈數位人民幣計畫的同時,也再三強調數位人民幣地位等同於現金,告誡店家不得拒收。雖然數位新台幣還在研究階段,但估計未來也會有與現金同等的法律地位。

如此一來,市面上就會有四種貨幣,分別是:

  1. 紙鈔硬幣:新台幣鈔票和硬幣

  2. 央行數位貨幣:數位新台幣

  3. 商業銀行貨幣:銀行帳戶存款餘額

  4. 電子貨幣:錢包帳戶餘額

既然數位新台幣的流通性受到法律保障,人們使用意願自然高。因此,這四種貨幣未來會逐步收斂,只剩下中央銀行發行的兩種貨幣。也就是說,數位新台幣將會取代商業銀行貨幣、電子貨幣,成為市場上唯一流通的數位貨幣。但數位新台幣不會影響紙鈔使用,兩者型態不同、適用的場景也有所不同,彼此為互補關係。

有了幣之後,誰來當數位新台幣的錢包?絕對不可以只有央行,否則就回到封閉的單機版行動支付。目前看來,央行也抓到了去中心化的精髓,並不打算自己推出數位新台幣錢包,而是將錢包的角色開放給電子貨幣機構。

電子貨幣機構(錢包)崛起

根據央行統計,目前全台灣流通的現金總額大約是 2 兆台幣,商業銀行的存款總額約是 19 兆,而電子貨幣機構的持有餘額約是 106 億元。台灣絕大多數的錢都掌握在商業銀行手裡,因此政府長久以來的政策、監管都是針對商業銀行所設計,對電子貨幣機構則是透過商業銀行間接管理。

圖:中央銀行

但央行總裁指出這個版圖在未來將會有大幅變動:

非銀行支付業者所發行的電子貨幣日益普遍。特別是由亞洲國家以低成本的 QR Code 掃碼方式所帶動的行動支付,例如中國大陸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以及我國的街口支付與 LINE Pay 一卡通。國際貨幣基金(IMF)甚至認為電子貨幣具使用便利、手續費用低等優點,未來支付業者發展的電子貨幣有可能成為大眾普遍使用的支付工具。

無論是借鏡中國經驗或是參考國際貨幣基金的研究結果,央行都相當看好 LINE Pay 和街口支付等非銀行電子支付業者,將會逐步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主要支付工具。電子支付業者持有的金額越大,影響力也就與日俱增。錢包的影響力越大,就越能幫助數位新台幣擴散到更多用戶手上。

可惜金管會卻打算用老方法面對新問題。

用老方法面對新問題

消費者行為變了,政府管理方式勢必也要跟著調整。過去,央行、金管會和財金公司都只要抓好商業銀行就可以,但政府現在得直接跟電子支付機構打交道。這使得電子支付機構的地位逐步提升,甚至與商業銀行平起平坐。現在就連電子支付機構間無法互相轉帳,也成為金管會重視的問題。

根據鉅亨網報導:

目前電支機構沒有辦法成為財金公司直接會員,一定要找一個銀行做管理行,才能做資金移轉清算。金管會日前發布「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修正草案,電子票證跟電子支付將整合成同一法規,且計畫由財金公司規劃成立「跨機構共用平台」,屆時電子支付業者也能納入到財金公司會員。未來民眾的不同電子支付帳戶裡的資金可以互相轉帳,例如:街口支付帳戶跟 LINE Pay 一卡通帳戶可以互相轉帳。

財金公司的角色非常特別,負責銀行之間的跨行清算。財金公司是中心化機構,銀行須分別與其串連,以完成跨行轉帳。在數位新台幣規格尚未統一之前,也只能倚賴財金公司。而當金管會看到電子支付機構無法互通,也馬上聯想:「讓他們成為財金公司會員不就好了?」

法律規定只有銀行能成為財金公司的會員,為此金管會還推動修法,讓電子支付機構也可以享受同等待遇。只不過最快也得明年才能實現。實現之後,圖中右下角的電支機構未來將會和金融機構在同一個平台上,雙方不再是從屬關係。

圖:中央銀行

但是,如果央行能夠制定出一套數位新台幣的技術規格,或許根本沒有修法的必要。電子支付機構不需加入財金公司的中心化大平台,只要確保旗下錢包支援數位新台幣的技術規格就行了。數位新台幣先天可以透過區塊鏈這樣的去中心化科技相互轉帳。這才是去中心化的作法。

央行上個月提出的官民聯手的數位新台幣架構,就是由中央銀行負責發行數位新台幣,並由民間電子貨幣機構負責數位新台幣的使用場景。企業可以各憑本事開發出不同的錢包,但彼此流通的都會是數位新台幣。這就像比特幣、以太幣可以有很多種錢包,有些是獨立的 app 有些與交易所的帳號整合,有些甚至直接藏在遊戲或金融應用裡。只要幣的規格相同,任何錢包都能互相轉帳。

從政府的角度來看,數位新台幣還可以同時兼顧央行、金管會和財金公司三方的利益。對央行來說,發行數位新台幣後,便可以親自管理全國流通的紙本和數位貨幣,進而提升貨幣政策的效果。對金管會來說,有了數位新台幣的統一規格,就不必擔心電子支付機構彼此不互通的問題,這也和財金公司長期想打造的開放互通、數位創新的環境方向不謀而合。

只可惜金管會和財金公司都還糾結在打破中心化互通問題上,沒發現中央銀行已經開始研擬去中心化的可能性。由財政部官員主導的財金公司最近強推「台灣 Pay」這款 app,想藉此統一前端的 QR Code 掃碼規格,但遭到多方批評成效不彰

台灣 Pay 的曙光

央行總裁也提到中心化「錢包們」的互通問題:

為完善行動支付環境,財金公司於 106 年在財政部協助下,偕同銀行共同制定 QR Code 共通標準,以「開放、互通」為基礎,建置此一共用的金融基礎設施,並無與民爭利之虞。

他說得沒錯。就像財政部和多家公股銀行共同出資成立財金公司,並不是要與銀行爭利,而是為方便跨行轉帳。但隨著 LINE 和街口加入財金公司,轉帳的方式也從銀行帳號變成 QR Code。此時財金公司卻打算故技重施,讓 LINE 和街口透過自己的平台清算帳務,還跳出來主導前端 QR Code 的規格。

打通後端,把餅做大沒問題,但是目前財金公司對 LINE 和街口並沒有利益關係也缺乏強制力,台灣 Pay 的市佔率又遠低於另外兩者,為什麼是 LINE 和街口配合台灣 Pay 的 QR Code 規格?當然不願意。

那麼誰才有資格制定 QR Code 的規格?央行。

其實財金公司只要回頭討救兵就可以了。一旦央行制定好數位新台幣的規格,前端的轉帳格式與後端的帳務清算就會一次完成。由於拒收數位新台幣是違反法律,屆時 LINE Pay 和街口支付面對的就不是配合意願的問題,而是不能違法。

財金公司不應該編列大筆預算埋頭苦幹,該抬頭找找有助事半功倍的隊友。

Share

延伸閱讀

我將區塊勢出刊過的內容,以 Notion 整理成文章列表podcast 列表。可以直接使用列表內的搜尋輸入關鍵字(例如公開、DeFi、區塊鏈應用),或是按編號、日期查閱過往區塊勢出刊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