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現金(BCH)從何而來,硬分叉在爭什麼?

#116

區塊勢的文章都是會員限定,而且與區塊鏈相關的內容,仍然無法在 Facebook 買廣告宣傳。所以特別需要靠大家的口耳相傳,才能讓好內容被更多人看見。歡迎你轉寄文章給身邊關心區塊鏈領域的親朋好友,只要不要系統性的自動轉寄就行了。

最近區塊鏈領域最受關注的事件,是比特現金區塊鏈(Bitcoin Cash)的硬分叉,以及伴隨而來的幣市大跌。目前一枚比特幣(BTC)的價格已經下跌到 5,500 美金,是過去一年來的價格新低點。雖然幣價下跌跟分叉未必有關,但還是引發揣測。

多數人對比特現金並不熟悉。這也讓人更好奇,為什麼這個相對陌生的幣,能夠在短時間內掀起波瀾呢?今天我就先從比特現金從何而來開始說起。篇幅比較長,但內容並不難懂,大家別擔心。


比特現金:由比特幣分叉而來

比特現金區塊鏈(Bitcoin Cash)是去年 8 月,從比特幣區塊鏈(Bitcoin)獨立出來的新區塊鏈。不過,在區塊鏈領域我們用的詞彙是分叉(fork),而不是獨立。分叉還能再細分為硬分叉(hard fork)和軟分叉(soft fork)這兩種。我用大家比較熟悉的政治投票來比喻,會最容易理解。

「硬分叉」就像是原本隸屬於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地區,所發起的獨立公投。加泰隆尼亞想要脫離西班牙政府的統治,獨立建國。假如加泰隆尼亞最後獨立成功,用區塊鏈的話來說,就是一次成功的硬分叉。至於「軟分叉」則比較像是這週六即將舉行的縣市首長選舉,選舉結果會影響未來該縣市的發展方向,但是選舉結束之後不會出現兩個台北市政府。

簡單來說,軟分叉就像是總統大選,選前是一個國家,選後還是一個國家,只是總統和政策改變了。而硬分叉就像是獨立公投,選前是一個國家,選後可能變成兩個國家。所以,硬分叉的衝擊當然會比軟分叉來得大,也因此備受關注。

回到區塊鏈的世界。當時比特現金的主要訴求,是藉由增加區塊的容量(block size),來增加區塊鏈的處理速度。這個訴求吸引了一群當時不滿比特幣區塊鏈現狀的人跟隨比特現金,硬分叉出新的區塊鏈。

不過分叉有別於我們所熟悉的選舉,區塊鏈領域表達支持的方式有點不同。

用算力、錢表達支持

假如你是負責貢獻運算能力的礦工,對硬分叉表達支持的方式,是下載由比特現金釋出的挖礦軟體,並在你的電腦上執行這套挖礦軟體。這就像是選舉完成投票了一樣。因為比特幣區塊鏈、比特現金區塊鏈的安全性高低,是根據礦工願意貢獻多少運算能力來決定。如果礦工都不願意貢獻運算能力,就會讓這個區塊鏈容易遭受駭客攻擊,當然就無法吸引使用者,更不會有人想投資。

假如你是持有幣的使用者或投資者,投票的方式是出售對方陣營的幣,並購入己方陣營的幣。這就等於是想讓對手方的幣,在市場上供過於求,進而導致價格下跌;同時讓己方的幣在市場上供不應求,帶動幣價上漲。

為什麼要刻意操縱價格呢?

礦工之所以願意貢獻運算能力給區塊鏈,是因為有利可圖。哪邊幣價上漲得更多,就更容易吸引礦工加入——同樣都是挖到 0.1 枚幣,但是價格卻可能天差地別。只要有足夠多的礦工加入區塊鏈,就能確保區塊鏈的安全運作,也就能再回頭增強投資者的信心,投資更多錢買幣。

因此,硬分叉過程雙方爭奪的是礦工的算力支持,以及投資者的金錢支持,兩者還會相互影響。不過,這不是一場零和遊戲(zero-sum game)。

在雙方競爭的過程中,很可能吸引原本不是比特幣也不是比特現金的礦工、投資者加入戰局,意外的把餅做大。比特幣區塊鏈和比特現金區塊鏈兩者分叉之後,至今一年多都相安無事,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到目前為止,我們藉由比特現金一年多的發展歷史,看懂硬分叉是什麼以及分叉後的區塊鏈可能會如何發展。現在再來看這個月比特現金內部的再次分裂,就輕鬆許多。

比特現金的改革派(ABC)與保守派(SV)

比特現金的硬分叉,就好比是去年剛獨立的新國家,現在內部又有一群人要再舉辦一次獨立公投。目前檯面上總共分為兩大陣營,分別是「Bitcoin Cash ABC」和「Bitcoin Cash Satoshi's Vision (SV)」。

ABC 陣營的主要訴求,是要在比特現金區塊鏈上增加智慧合約(smart contract oracles)的功能,屬於改革派。另一方 SV 陣營的主要訴求恰好相反,認為不要在比特現金區塊鏈上增加新功能,屬於保守派。

保守派(SV)比較好理解,就是維持原本比特現金區塊鏈的現狀。那麼改革派(ABC)為什麼想要在比特現金區塊鏈上推行智慧合約呢?

目前比特幣區塊鏈(Bitcoin)或比特現金區塊鏈(Bitcoin Cash)在功能上都只有轉帳。如果說比特幣區塊鏈是一台計算機,那麼以太坊(Ethereum)就是一台電腦。

比特幣區塊鏈和以太坊本質都是區塊鏈,就像是計算機和電腦本質都是計算機(computer)一樣。兩者差別在於計算機只提供數字運算,而電腦不只可以做數字運算,還可以運行軟體工程師所撰寫的程式碼。電腦的用途當然就比計算機多元,也肯定是未來的大勢所趨。

ABC 陣營是原本比特現金從去年硬分叉以來的主導方,他們提議比特現金的未來發展應該要順應趨勢,將目前的計算機改造成電腦,才不會被時代淘汰。而 SV 陣營則是最近從 ABC 陣營獨立出來的保守派,希望比特現金固守計算機的本質,認為這才是中本聰的設計初衷(Satoshi's Vision)。既然兩方無法取得共識,當然就只能透過硬分叉的方式,就此分道揚鑣。

理解雙方為何而爭之後,我們再來看這場硬分叉的現況、何時結束,以及跟你我有什麼關係?

分叉是一場馬拉松

對於密碼貨幣的持有者來說,市面上有數百種區塊鏈、數千種幣的選擇。假如某種幣有垮台的風險,大家都能隨時到交易所換成其他幣來「跳車」。

所以,大多數人對於這次比特現金的硬分叉只要從旁觀戰即可。誰得以存續或是兩者並存,和我們都沒有直接關係。

不過,這段時間雙方會打得這麼火熱,是因為 ABC 陣營的代表人物是比特大陸創辦人吳忌寒。比特大陸有押注礦機或資產在比特現金這個區塊鏈上,當然不甘心比特現金永遠只是個計算機,而不能成為用途更廣泛的電腦。相對之下,SV 陣營的 Craig Wright 從去年就以比特幣的發明者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自居,普遍認為他是為了個人在區塊鏈領域的社群聲量而戰。總之,雙方都不願意退讓。

那麼,這場硬分叉要進行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

九合一大選我們當天就可以知道結果,但區塊鏈的硬分叉的勝負卻無法馬上顯現,礦工和投資者可以隨時見風轉舵。所以,誠如 Craig Wright 所說硬分叉是場馬拉松而不是百米衝刺。贏在起跑點的人,未必就能贏在終點。

按照目前的現況,我認為很有可能最終是兩方並存,沒有哪一邊處於絕對劣勢。

從礦工的運算能力來看,雙方的算力在我寫作的當下是勢均力敵。從幣價來看,代表 ABC 改革陣營的 BCH 幣目前價格是一枚 370 美金左右,而代表 SV 保守陣營的 BCHSV 幣則是一枚 90 美金左右。

橘色(上方)為 ABC 改革陣營的算力,紅色(下方)為 SV 保守陣營算力 / 圖片來源

算力、幣價這兩個指標都會持續震盪,只要沒有一方突然崩盤,那就會是各據山頭的局面。

投資者樂見的情況

各據山頭會是多數投資者樂見的結果,為什麼呢?區塊鏈的硬分叉跟國家獨立非常像,礦工和投資者都可以用實際行為表態。而此時,交易所的角色也很有趣。

台灣的 BitoPro 交易所在硬分叉的前 2 天,就公告支援新分叉出來的 BCHSV 幣。投資者只要將原本持有的 BCH 幣放在交易所內,日後除了原本的 BCH 幣還在之外,帳戶裡還會多出等量的 BCHSV 幣。

這就好像 SV 陣營獨立建立新國家之後,只要投資者把錢放在支持獨立的交易所內,日後投資者不僅戶頭裡會有原本的 BCH 幣,還會有等量的 BCHSV 幣。你一定會很納悶,為什麼這個機制這麼奇怪。

現實世界中,新政權通常是會採取兌換制,就像是歷史上政府曾經以 40,000 元舊台幣,兌換 1 元新台幣一樣。為什麼 BCHSV 不是以 BCH 等比例兌換,而是直接大方送上等量的 BCHSV 幣呢?

我們可以從兩個不同的角度,分別切入討論。

從技術的角度來看,硬分叉是複製原始程式碼,從某個區塊(時間點)之後,才開始運行經過修改後的新程式碼。所以,交易歷史數據和帳戶餘額是會承襲原本區塊鏈的內容,只是幣種和未來的治理方式會從硬分叉之後,開始有所不同。但不會是所有人帳戶都歸零,一切從頭開始。

從代幣經濟的角度來看,代幣的命脈取決於代幣在市場的流通性。密碼貨幣市場不像是國家政權具有強制性,無法要求大家都使用同一種貨幣。所以,雖然 SV 陣營發行了新的 BCHSV 幣,但是未必會有人願意把市場價格較高,且用途相對廣泛的 BCH 幣拿去兌換新發行的 BCHSV 幣。這會造成 BCHSV 幣的流通性不足,也就難以跟全球市值第 4 大的 BCH 幣相抗衡。

所以,直接把 BCHSV 幣配發給原本就持有 BCH 幣的投資者,會是更好的選擇。讓市場上持有 BCHSV 幣的人數和持有 BCH 的人數旗鼓相當,等時間來檢驗雙方對未來的願景。

這種直接贈送新幣的方式,並不是這次比特現金才出現的創舉,而已經是幣圈硬分叉的標準規則。去年也有一大批人因為持有比特幣,而獲贈相同數量的比特現金。同樣的戲碼正在重新上演。因此 SV 陣營打算發起硬分叉的消息一出,市場上就立即出現一批大肆收購 BCH 幣的投機客,希望藉由這次硬分叉,憑空賺到一筆 BCHSV 幣。

這就能解釋為什麼 BCH 價格在 11 月初開始逆勢上漲,因為大家都搶著購買 BCH 幣,造成市場供不應求,進而帶動幣價上漲。有了這次經驗,如果下次再聽到有區塊鏈要進行硬分叉,或許你也可以考慮買一點分叉之前的幣,放到支援分叉的交易所內,等著領新的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