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成為中本聰,就越不像中本聰

#374

嗨,早!

你有下載過比特幣白皮書的 PDF 檔嗎?上週英國法院發函,破天荒地要求 Bitcoin.org 必須限期下架網站上的比特幣白皮書。

這篇文章討論比特幣白皮書為何要下架,以及透過訴訟手段要求下架的澳洲商人 Craig Wright 如何證明自己是中本聰,甚至還成功說服當年與中本聰一同打造比特幣的開發者為他背書。

白皮書被下架

不久之後,英國民眾恐怕就無法在 Bitcoin.org 網站看到比特幣白皮書了。根據英國法院的判決結果

這項判決有利於告訴人(Craig Wright)提出的侵犯版權指控。被告(化名 CØBRA)將不得繼續在英國境內讓人們從 Bitcoin.org 這個網站下載這份侵犯版權的比特幣白皮書。

此外,被告必須支付告訴人在本案中的花費共 3.5 萬英鎊(約 135 萬台幣),並且應於 7 月 12 日前完成支付。若不遵守此命令,將被視為藐視法庭,並可能基於法律規範遭到罰款、監禁或沒收財產處置。

若你在 Google 上搜尋「比特幣白皮書」,排在最前面的結果應該會是 Bitcoin.org 網站上的內容。

這個網站相當具有象徵意義。

Bitcoin.org 網域最初是由中本聰與另一位比特幣開發者 Martti Malmi 共同註冊。在中本聰離開前,才將網域的擁有權轉讓給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目前網站是由一位化名為 CØBRA 的匿名網友負責維持營運,他因此成了這場訴訟的被告。

在 2021 年初,自稱中本聰的澳洲商人 Craig Wright 透過律師分別發函給 Bitcoin.org 和 Bitcoincore.org 這兩個網站的管理者,主張他們侵犯了版權,並要求撤下網站上的比特幣白皮書,否則將採取法律行動。

其中,Bitcoincore.org 為了息事寧人而自行下架。但 CØBRA 則認為當初比特幣白皮書是以公開授權發布,不應被 Craig Wright 據為己有。這也讓他因此吃上了官司。

原本許多人相當期待法院判決。沒想到,由於被告 CØBRA 選擇匿名出庭,使得他也無法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解。法官只好判決提告方勝訴,要求 CØBRA 必須將白皮書從網站下架,並賠償 3.5 萬英鎊給 Craig Wright。

這起事件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

如同人們主動備份《蘋果日報》,比特幣白皮書更是如此。不只麻省理工學院、Coinbase 網站都有備份檔案,愛沙尼亞哥倫比亞美國邁阿密政府也紛紛將白皮書備份到政府網站表達支持。我也將白皮書備份到 Arweave 永久保存。

既然無法實質下架比特幣白皮書,為什麼 Craig Wright 還要大費周章提告?答案可能是尋求法院認證。

尋求認證的中本聰

大家都知道,要證明自己是中本聰的方法非常簡單。誰能公開地轉移屬於中本聰地址內的比特幣,就代表他持有私鑰。只不過 Craig Wright 卻捨近求遠。

他從竄改白皮書下手。

自 2016 年起,Craig Wright 便對外自稱中本聰。他也在個人網站上發表新版的比特幣白皮書,內文與原版相同,只不過他在開頭的作者欄位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同時也把原本 bitcoin.org 的網址改成個人網址。

 這可說是最沒公信力的一步。

改名字連小學生都會。但若是向美國政府登記版權,就比較能唬人了。Wright 曾在 2019 年向美國政府註冊比特幣白皮書、原始程式碼的版權,並獲得正式核准

美國版權註冊編號:TXu 2-136-996。生效日期為 2019 年 4 月 11 日。註冊確認作者為 Craig Wright 使用化名中本聰,於 2008 年完成並發表名為〈比特幣: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論文。

這段白紙黑字,讓媒體紛紛報導 Craig Wright 就是美國政府認證的「比特幣作者」。

但這個把戲很快就被網友戳破。有律師跳出來指稱,美國政府的版權登記是採信任制,只要繳交約 50 美金的規費,任何人都可以登記成為作者、取得版權登記。至今相關登記已有 77 筆。

美國版權局也特地發出新聞稿,澄清版權登記是交由系統自動核准,不會有人查證誰才是原始作者。因此,取得版權登記不表示取得美國政府背書,就算其他人以相同著作再次取得版權登記也沒問題。

雖然是一場烏龍,但 Wright 還是成功地「騙」到了一些人。法規之外,Wright 也曾以技術方法證明自己就是中本聰。這就遠遠超出一般人熟悉的知識了。

他曾分別找來《經濟學人》、《BBC》和《GQ》這三家具有公信力的媒體,以及曾經與中本聰共同開發比特幣程式的軟體工程師 Gavin Andreson 當面示範。密碼學家們公認中本聰有兩種方法可以證明自己的身份:

  1. 移動一些已知屬於中本聰,並且至今從未被移動過的比特幣。

  2. 使用同一把私鑰簽署數位訊息,事後透過公鑰就能驗證是否與中本聰的私鑰相同。

第一種是公開驗證,所有人都可以看見比特幣被移動了。但是 Craig Wright 卻提議以第二種方法進行,推託比特幣都還在信託當中,無法任意發送。

第二種是私下驗證,類似於銀行臨櫃的驗章動作。只不過仰賴的不是印章,而是密碼學原理。根據《連線》報導:

Wright 請自己的助理到附近商店買了一台全新電腦,現場拆封之外還下載、安裝了比特幣錢包軟體 Electrum。他在訊息內寫下字母 CSW,而 Andreson 則寫下自己最愛的數字 11。透過 Wright 手中的私鑰對這則訊息簽名後,再將簽名後的訊息交給 Andreson 驗證。結果驗證成功!

這個結果讓 Andreson 回家後,在個人部落格寫下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相信 Craig Wright 就是中本聰。」

這是相當有力的背書。畢竟真正與中本聰共事過的人不多,而且 Andreson 還是中本聰在消失前的最後一封 email 中明確委託的可靠夥伴:「我已經將比特幣後續的開發工作交給了 Andreson 及其他人」。

即便後續有資安專家跳出來質疑 Wright 的方法不算數,而且 Andreson 的驗證流程太草率。而《經濟學人》也在報導裡指出,Wright 不願意用記者提供的字串重新示範。但這對於一般人來說,就像是神仙打架一樣,離自己生活經驗太遠了。

這次英國法院的判決可說是 Wright 的再次勝利,很可能會讓更多人相信他就是中本聰。但反過來說,即便今天 Wright 真的拿出私鑰並移動了中本聰的比特幣,不相信他的人恐怕仍是大多數。

永遠不是他

越想成為中本聰的人,看起來就越不像是中本聰。這是因為在他消失的這段時間,許多人心目中的中本聰已經逐漸定型了。

人們心目中的中本聰神秘且低調。但是 Wright 卻在官方網站上大方地列出 10 月 23 日是中本聰(Wright 自己)的生日。此外,人們認為中本聰崇尚開放。Wright 卻是透過訴訟,千方百計要求他人下架白皮書並且自詡為正統。最後,中本聰的消失與去中心化完美契合,讓人人都可以是中本聰。但是 Wright 卻渴望大家哪一天願意稱他一聲中本聰,由他來發號施令。

Wright 越是拼命地證明身份,就離人們認識的中本聰越遠。即便是真正的中本聰出現,我相信他也已經難以滿足人們對中本聰形象的想像。

只要中本聰晚一天出現,要成為中本聰的難度就更高。不僅 Wright 不會是中本聰,恐怕永遠都不會有人能成為中本聰。

Share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週六午後到 OURSONG 購買 NFT 收藏。若想查閱區塊勢過往的出刊內容,可以參考文章列表。此外,也請大家推薦區塊勢給身邊的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