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 • 10M

RetroPGF:以社會影響力債券,把訂閱區塊勢的錢賺回來

#466

13
 
1.0×
0:00
-10:03
Open in playerListen on);
說人話的區塊鏈圖文
Episode details
Comments

嗨,早!

區塊勢從 2017 年 7 月創立至今,已經滿 5 年。這段時間裡,區塊勢共出刊近 500 篇文章以及 172 集 podcast。感謝所有會員們以付費訂閱支持我全職創作,嘗試新可能。

如果有一天,我宣布區塊勢將連本帶利退還大家所支付的訂閱費,請不要被嚇到。這不是區塊勢要終止營運,而是我正在嘗試另一種新可能 —— Web3 社會影響力債券 —— 將大家的早期贊助變成可以獲利的划算投資。

這並不是我的突發奇想,而是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在 2021 年 7 月提出的概念 —— 事後追認成效的公共財募資(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RetroPGF)。只不過它不僅名稱拗口,連概念都很顛覆大家的既有認知。

我嘗試以區塊勢當例子,讓大家理解這套機制的創新之處。

公共財與搭便車

大家上一次聽到公共財,或許已經是在國中的歷史課本裡。簡單來說,公共財1就是那種大家都希望能享受得到,卻沒什麼人願意付錢的東西,例如維護公園整潔、降低犯罪率或者付費訂閱媒體(誤)。

人們都希望有個乾淨的公園、治安良好的社會以及優質的新聞媒體,但問題是這些資源都有個共通性 —— 可以「搭便車」。以訂閱媒體為例,付費訂閱的會員人數通常是免費讀者人數的 1/10。

換句話說,如果一家訂閱制媒體宣稱它的免費讀者有 10 萬人,那麼你就可以推估付費會員大約有 1 萬人。而另外 9 萬人可說是在「搭便車」。沒有付費牆的媒體,像是《報導者》的付費比例可能還會更低。

畢竟大家都會問:「付費之後我能多獲得什麼?」。可惜,答案通常是沒有。因此,公共財普遍得仰賴政府出資(稅金)才能維持運作,創投或個人比較不願意贊助投資回報率是 0 的公共財。但這也使得最後大家都難以享受公共財帶來的好處。

Web3 領域的公共財比物理世界更普遍。舉例來說以太坊區塊鏈的程式碼,以及後續的功能升級2,大家都不用出錢就能享受,甚至沒有政府出資幫忙。只是以太坊基金會就算再有錢,也難以支撐整個區塊鏈這麼多面向的研究和開發。

因此,Buterin 才想到,如果可以把贊助公共財變成一項可以獲利的投資,以全新的商業模式來處理公共問題,或許就能吸引更多資金流入,加速整體發展。這套模式也不是無中生有,我會說它是 Web3 版本的「社會影響力債券」。

社會影響力債券

社會影響力債券(Social Impact Bonds)是 2010 年才誕生的新概念,以未來的潛在獲利吸引人們投資公共財。它將原本政府出錢贊助,受款單位領錢做事的雙向互動,變成政府、受款單位與投資者的三方關係。

社會影響力債券的三方關係圖

以媒體為例,台灣的公視就扮演非營利電視台的角色,由政府出資贊助。

但如果未來政府改以社會影響力債券模式贊助公共媒體,政府的預算就不會直接流入公視,而會變成一筆用來承購債券的資金。各家媒體業者,例如端傳媒、報導者、TVBS、三立或中天最初都得先發行債券向市場募資,並想辦法成為政府眼中的優質媒體,才能讓政府承購投資者手上的債券,讓早期投資者獲利出場。

這套模式最初被用在英國的彼得伯勒(Peterborough)監獄。英國政府為了降低更生人出獄後的再犯率,撥出一筆預算想解決問題。其中有一家非營利組織 Social Finance 自告奮勇,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向 17 位投資者募得 500 萬英鎊。

七年之後,英國政府發現,從彼得伯勒監獄出來的更生人,再犯率已經比原本降低 9%。因此英國政府動用預算,買下這檔社會影響力債券投資者手上的債券。換算回來,當初的 17 位投資者都能獲得大約每年 3% 的投資報酬率。

雖然投報率不高,但這套機制成功地將原本人人都想「搭便車」的公共財,變成一筆有利可圖的投資生意。賺錢的同時還能解決社會問題,就能吸引資金進駐。

同樣的模式只要稍做修改就能套用到 Web3 領域,這就是 Buterin 提出的事後追認成效的公共財募資(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RetroPGF)。

RetroPGF

Web3 領域沒有政府,光是贊助公共財的資金從何而來就是個問題。此外,全由政府決定哪個媒體能獲得資金也有爭議,Web3 當中的資金分配就會是第二個難題。

目前 Web3 贊助公共財的資金,主要來自幣圈團隊以及個人捐款。舉例來說,以太坊的第二層網路 Optimism3 在 2021 年就率先提撥 100 萬美元當成贊助公共財的預算,用來實驗 RetroPGF。只要自認是在打造以太坊公共財的專案團隊,都可以向 Optimism 提案申請資金贊助。

但誰有資格拿錢並不是 Optimism 說了算,而是交由事先挑選的 22 名代表投票認定。最終,由下方這些團隊拿到金額不等的資金贊助。

第一輪 RetroPGF 受款方 / 圖片來源

乍看之下可能會以為這只是另一種補助申請,看不出它與社會影響力債券之間的關係。

這是因為圖中團隊多數都沒有經歷社會影響力債券從募資、執行到獲利的完整過程,而是已經透過其他管道完成募資。Optimism 的贊助預算,對他們來說只是多了一個獲得資金的方法。即便真的取得贊助,資金恐怕也不會回到投資者口袋,也就沒有投報率可以公布

但這只是 RetoPGF 的第一次實驗,看起來難免陽春。我重新以區塊勢為例,說明完整版的 RetroPGF 可以如何運作。

如果某天以太坊基金會宣布,將提撥一筆 1,000 萬美元的預算贊助媒體。那麼區塊勢就會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 NFT 給月費及年費贊助者,向各位募資,每位贊助者同時也是區塊勢的「投資者」。

RetroPGF 的三方關係圖

區塊勢的任務就是想辦法成為優質媒體,讓以太坊基金會以那筆贊助預算,向區塊勢的「投資者」們回購債券。當大家的身份從訂閱者變成投資者,自然會更有意願提供各種資源,幫助區塊勢更上一層樓,期望能從中獲利。如果最終區塊勢成功贏得贊助,贊助者們就能依據贊助金額加上額外獲利拿回自己的投資報酬。

即便最終區塊勢沒能贏得以太坊基金會的贊助預算,投資者也不會像是投資新創(私有財)失利一樣血本無歸,而是成為公共財的贊助者。雖然投資者沒能拿回當初「投資」的錢,但那筆錢已經用來贊助公共財,讓市場上多出一家希望成為優質媒體的團隊。

只要流入公共財的資金越多,所有人都能從中獲益。用全新的商業模式來處理公共問題,就是 RetroPGF 的創新之處。只是目前多數人對 RetroPGF 的概念還很陌生,而且這套機制也還有很多問題等待完善。

舉例來說,哪些人可以參與投票至關重要。以 Optimism 的實驗為例,有投票權的人都是技術專業人士。因此,大家會發現選出來的團隊都是技術團隊。如果要票選媒體,中文媒體就比英文媒體吃虧。此外,投票機制是一人一票,還是採平方投票法4,也會大幅影響資源如何分配。

這些都是 RetroPGF 還有待解決的問題。但它有別於傳統的公共財運作模式,政府、出資單位得在事前「賭」誰才是最有潛力的專案團隊,RetroPGF 則是以「事後追認成效」的方式給予資金、投資報酬。

事後認定比事前預測更不容易出錯,但要如何認定怎樣算是「成功」是接下來人們要煩惱的新問題。

Share

區塊勢是由讀者付費訂閱來維持營運的獨立媒體。如果你覺得區塊勢的文章不錯,歡迎你分享這篇文章或是到會員成立的 Discord 參與討論。

此外,也請大家推薦區塊勢給親朋好友。若想查閱區塊勢過往的出刊內容,可以參考文章列表。有鑒於常會有讀者寄信來問我推薦碼,因此我將它們整理成一頁。歡迎大家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