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支付也成為防疫的一環:從紙鈔、電子支付到監控社會

加密是人們在網路世界的隱私權

嗨,我是區塊勢的作者許明恩。

近期股市、油價和比特幣價格大幅下跌,媒體也大篇幅報導。但相信大家已經越看越膩,因此這篇文章是為了沒在炒幣的人(包含我自己)而寫,討論的是當支付也成為防疫的一環。


疫情加速蔓延,對生活的影響層面也越來越廣:

  • 旅遊取消

  • NBA 停賽

  • 迪士尼閉園

  • 大學遠距教學

  • 企業在家工作

  • 電影檔期延後

  • 星巴克禁止內用

  • 蘋果關閉直營店

  • 歐洲相繼封城、鎖國

從家庭、企業到政府,所有人都希望在正常生活與防疫之間取得平衡。但病毒靠著實體傳播,連現金都被視為潛在載體。甚至有人把鈔票放進微波爐消毒後才敢使用(ETToday)

中國有民眾將人民幣 3000 多元(約新台幣 1.2 萬元)現金放進微波爐,想利用高溫消毒,結果不到一分鐘就飄出燒焦味,慌忙暫停加熱並取出鈔票,可惜大部分紙鈔都已經碳化成黑色,無法繼續使用。

千萬別這麼做。

除了呼籲國人勤洗手外,各國政府也紛紛對紙鈔進行隔離措施。韓國政府將收到的紙鈔放到保險箱隔離兩週,中國政府則用紫外線對鈔票消毒後再隔離,全球流通最廣的美金也採取類似措施。最近,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開始鼓勵人們盡可能使用電子支付。換句話說,人們的支付習慣也成了防疫的一環。

改用電子支付並不只是現金數位化,還等於是將個人的消費明細交出去。電子支付伴隨的隱私疑慮不是什麼新話題,但也總有人認為:「若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為什麼要怕政府知道?」

這是將隱私(privacy)與隱匿(secrecy)兩種概念混為一談了。

不用全世界都知道

早在西元 1993 年,著名的《密碼龐克宣言》就清楚指出隱私和隱匿的不同之處:

隱私是數位開放社會中的必要元素,但隱私(privacy)不等於隱匿(secrecy)。隱私是不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而隱匿是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換句話說,隱私是選擇性地向別人自我揭露的權力。 ... 當我在便利商店櫃檯結帳時,店員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當我寄電子郵件時,電子信箱提供者不必知道我在跟誰說話、說什麼以及對方回答什麼,只需要知道該將電子郵件送到哪裡以及我還需要支付多少費用即可。

家人之間的日常對話沒什麼大不了,卻沒必要讓全世界都知道,這是隱私(privacy)。去便利商店偷吃一顆茶葉蛋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這才是隱匿(secrecy)。

龐克文化象徵自由和反抗。「密碼龐克」希望以加密技術(密碼學)為工具,抵抗網路上無所不在的監視。讓人們在數位世界中仍能像在實體世界一樣,保有選擇性揭露的自由,保有隱私。

現在我們都知道,人們在數位世界裡既難以隱匿,也沒有隱私。但 1993 年《密碼龐克宣言》發表時電腦尚未普及,作者 Eric Hughes 不僅預見了未來的趨勢,起身倡導數位隱私的概念,還影響了 15 年後中本聰比特幣系統的設計。

根據《宣言》

倘若進行交易時,人們必須事先完全揭露自己的身份而沒有任何選擇,這就是沒有隱私。開放社會中的隱私,需要仰賴匿名交易機制。至今,只有現金能滿足這個條件。匿名機制使人們可以選擇在必要時才公開自己的身份,這就是隱私的本質。我們不能指望政府、公司或其他大型組織出於良心,來保護個人的隱私權。我們要自己動手開發軟體來保護隱私。

在 2008 年比特幣問世之前,人們得在數位和隱私之間抉擇。選擇了數位,就沒有隱私。反之亦然。

現金無記名。人們用零錢到永和豆漿買蛋餅,彼此不需要知道對方的名字,只要錢沒算錯就好。但若有必要,可以請雙方各自揭露更多個人資訊。現金交易符合《宣言》中的預設匿名,事後可以選擇性揭露的隱私。

相較之下,許多人將銀行存款、行動支付視為數位化的現金。其實從隱私的觀點來看,兩者截然不同。

人們到銀行開戶必須進行實名認證,向銀行及銀行背後的政府公開真實身分,無法自由選擇是否要揭露。未來用戶無論是透過銀行轉帳或刷卡時,銀行和政府都能輕易掌握。這就是沒有數位隱私。

中本聰提出的比特幣系統之所以備受矚目,關鍵在於它讓數位與隱私能夠同時並存。用下圖就能清楚區分三者的不同之處。

用戶創建比特幣錢包時,不需要事先登記身份證字號或是手機號碼,就能夠收發送數千種加密貨幣。但在必要時用戶可選擇揭露身份,例如當我轉帳給朋友的時候,得告訴對方我的比特幣帳號。這就是有隱私。

其實,中本聰只是響應密碼龐克號召的眾多技術高手之一。全球資訊網(WWW)的發明者 Tim Berners-Lee、BitTorrent(BT 下載)的作者 Bram Cohen 以及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 Julian Assange 都是知名的密碼龐克支持者。而比特幣則可以視為這個文化孕育出來的轉帳系統,它的最大價值是讓數位交易從預設實名到預設匿名,進而確保數位交易的隱私。

為何這些人要大費周章,倡導數位隱私的重要性?

隱私是開放社會的關鍵

《密碼龐克宣言》開宗明義指出「隱私是開放社會的關鍵」。長期研究區塊鏈與公共政策議題的非營利研究機構 CoinCenter,也在 2019 年發表報告《為什麼私下的點對點支付對開放社會至關重要?》(Why Private Peer-to-Peer Payments are Essential to an Open Society),強調「缺乏加密貨幣的無現金社會,將等同於監控社會。」

根據報告

現金是一項古老的技術,它使我們能夠不需要透過中間人就能完成交易,進而確保人們的交易自由。 ... 在無現金社會中,若所有交易都必須透過金融機構中介,那麼交易必然受中介機構監視。當金融機構能看見人們生活中的每筆交易,那麼它將會無視每個人生活中的細節,可以選擇禁止某些交易或是禁止某些人進行交易。

CoinCenter 的報告呼應了 26 年前《密碼龐克宣言》的主張,而且更斬釘截鐵。數位世界的多數交易都得透過中間人才能完成。而有中間人就有監視,有監視就有控制。

不需要等到無現金社會來臨,就能印證中間人的存在終將導致監視與控制。中國網民用來記錄、社交、傳遞資訊的微信和微博就是中間人。中國政府只要將手深入社交平台,透過關鍵字監視輿情,並刪除特定內容,就能讓人們「忘記」或「看不見」不利於政府維穩的資訊。

在無現金的數位世界中,中間人則是銀行,由政府賦予「金融交易的記憶權」,幫助用戶保存誰在什麼時候擁有多少錢的記憶,並受政府嚴格監管。一旦政府都知道民眾把錢花在哪裡,就等於限制了人民花錢的言論自由。

舉例來說,若實施像中國社會信用評分的制度,讓每個人都有一個評級,並規定頻繁購買菸酒者會評級會降低,那人們大概就不願意買這些東西了。香港反送中運動集會時,人們不敢以八達通卡搭乘地鐵也是一例。因此,交易紀錄能夠不被其他人知道,就是保障交易自由的方式之一。人們未必是想隱匿交易,而只是想要保有交易隱私。

加密技術可說是個人抵抗數位監視的關鍵工具,區塊勢也曾討論過不少應用,如 ProtonMail 替電子郵件加密、Maskbook 替臉書貼文加密、Keybase 替工作對話群組加密。加密的好你知、我知,政府當然也知道,因此中國率先立法管制使用範圍。

《密碼法》管制加密技術

2020 年 1 月中國《密碼法》正式上路。許多主流媒體不熟悉加密技術對隱私的重要性,連中央廣播電台都誤把這套法律當作是國家替人民管理密碼的法律。

其實,黨要你的資料不用密碼。《密碼法》並不是要管理人們自行設定的密碼(password),而是規範數位資訊的加密(encryption)等級。就像是公文上方常見的文書保密等級,洩露「機密」等級的資料就得面臨法律制裁(新華社)

密碼法將密碼分為核心密碼、普通密碼和商用密碼,並對密碼進行分類管理。核心密碼、普通密碼屬於國家秘密,核心密碼保護信息的最高密級為絕密級,普通密碼保護信息的最高密級為機密級。商用密碼用於保護不屬於國家秘密的信息。

只要把密碼都替換為加密技術,就容易理解得多。

人們在微信上的對話紀錄,不屬於國家機密,大概只能用商用加密技術保護,方便國家監控。區塊鏈領域也常用加密技術,進行身份認證、隱私保護。可以預見未來中國的區塊鏈應用、數位人民幣交易紀錄,也將沿襲目前預設對政府完全公開的模式,人們難以選擇性揭露 —— 沒有隱私。

以前人們在社交平台上「說錯話」,只是被下架或封鎖帳號。當政府以信用評分制度對人民近一步收緊管制,人們就得擔心資產被凍結或封鎖帳戶。短期來看,防疫加速遠距辦公、遠距學習、非接觸式支付的普及。長期來看,每一項改變的背後都有所代價。

加密是人們在網路世界的隱私權,而隱私則是走向開放社會的關鍵。加密貨幣是兼顧隱私和數位支付的選項之一。


區塊勢是付費訂閱制媒體,每週提供會員 2 篇文章及 1 集 podcast 節目。內容由我全職製作,提供說人話、有見解的區塊鏈圖文和語音專訪。若你喜歡區塊勢的內容,我邀請你成為付費會員,支持我持續為你創作。